上海11选5基本走势图:知乎:如何评价张尧学以及他的透明计算?-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作者:开户送彩金可提现  发表时间:2018-06-02 14:14

  【张尧学透明计算项目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清华大学教授、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院士率队完成的“网络计算的模式及基础理论研究”项目荣获2014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在国际上率先提出了透明计算概念,研制了超级操作系统Meta OS在内的网络资源,学术、产业前景广阔。

  N年空缺的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给这么一个项目,怎么似乎从没人听过?

  先喷一段:真是落伍了,这么 逼的计算理论居然第一次听说。图灵奖的评委们在干什么?说起产业前景,不知道催生出几个google了?记得上个世纪SUN公司曾经提出network computer的概念,是不是抄袭我们张院士的?还有谁能告诉我meta os哪里可以下载?

  从学术角度来讲,以现有的有限资料来看,张的所谓研究只是把云计算和虚拟机等概念杂糅在一起,没看出多么基础的理论上的贡献。他发表了聊聊几篇文章,少的可怜的引用数。作为国家级的科学大奖,把自然科学一等奖发给这样一项研究,是不是操之过急?背后有没有学术公关的嫌疑?

  从产业角度来讲,张的研究在产业上的影响几乎为零。谁用过他们宣传的meta os?虚拟机方面,VMWare远在张所谓研究之前。云计算一开始主要是amazon,ibm再搞,没听说张搞出多大的产业来。

  我的评价可能过于严苛。但我相信真金不怕火炼。

  再等几年,科学研究大浪淘沙,到时张的一等奖是名至实归,还是可笑的忽悠,自然显现。

  “最初我们是在桌面系统上完成的,并在局域网上得以实现。”张尧学回忆。2004年,他正式提出“透明计算”思想,其核心是将数据的存储、计算与管理分离,将存储放在服务器端,通过网络以数据流形式及时载入。在此基础上,他们进一步确立了跨终端、跨平台的原则,并提出了“按需服务”的理念。

  云计算其实也不是一个新东西。过去这个概念叫Network Computer (NC)。

  The Network Computer (or NC) was a diskless desktop computer device made by Oracle Corporation from approximately 1996 to 2000. The devices were designed and manufactured by an alliance, which included Sun Microsystems, IBM, and others.

  当时这个话题还很热了一段时间。计算机杂志上都在说什么胖客户机瘦客户机。我当时还小不太懂。印象很深的是某杂志说现在的瘦客户机都不瘦,他们是穿着紧身衣拉紧拉链,憋得脸通红的胖客户机。

  现在大家都对云计算耳熟能详,觉得没什么了不起,但放到20年前呢?

  20年前,这个概念不仅有人提出来了,而且还投入生产了。不过由于当时的网络条件限制,最终失败。后来又有一个非常相似的概念叫Grid Computing。这么算起来,云计算是第三次提出了同一个概念。从商业角度来说很成功,从学术角度来说真的不新鲜。

  透明计算看起来与我所做的工作有关联,给大家谈谈我的理解。

  湖南日报的新闻中,对透明计算有如下定义:“因为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研究,计算机的用户端不仅‘瘦身’了,而且能做更大的事,即通过网络无障碍获取不同操作系统的各种服务。这些软硬件、操作系统对用户都是透明,不是封闭的,所以取名透明计算。”

  就此分析,市面上一大批云桌面产品,都是已经产品化的“透明计算”,大家的共同特点是可以用android、linux、ios、win等终端跨平台体验各种操作系统的桌面,而且可运行的应用程序对硬件的需求与用户的终端能力无关,只与服务器端能力有关,这样即使很弱的终端也能在远程桌面运行大型软件。

  我所从事的云游戏可以理解为更进一步的“透明计算”,是以专项服务而非通用界面的方式向用户提供云计算资源,游戏存储并运行在云端服务器,通过音视频流下发至用户终端,终端只要具备音上海11选5基本走势图视频解码能力即可体验运行于服务器上的任何大型游戏,终端采集用户操作回传服务器即可完成游戏交互。云游戏给玩家提供了无需安装下载即点即玩的便捷体验,具体示例:家里有个类似小米盒子这样的OTT机顶盒,使用云游戏服务就可以体验XBOX、PS这类的大型主机游戏。未来我们逐步将应用类型从游戏扩展到其他方向,不正是定义里“通过网络无障碍获取不同操作系统的各种服务”吗?

  下面是吐槽时间,湖南日报将这一架构甚至拔高到“突破了传统的冯·诺依曼结构的束缚”,真是让人“呵呵”,其实只是通过网络的方式实现了传统计算机系统的分布式部署,应用层面的创新大于理论层面的创新,而且市场是走在国内理论界之前的,vmware、citrix、onlive差不多10年前就有了类似产品,国内公司也有5年以上的实践经验。我认可我们创业方向的巨大价值,但空缺了9年的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竟然给了这么一个感觉存在理论包装成份的科研成果,还是颇感遗憾呀!

  张团队获奖的项目名称是“网络计算的模式及基础理论研究”,不仅仅是透明计算。在教育部的网站上找到了这么一个文件,应该就是推荐材料。下面摘抄出来了,源地址是:

  http://www.cutech.edu.cn/cn/rootfiles/2014/01/15/1389722463398905-1389722463551177.pdf。

  我没接触过这个领域,用谷歌对其中一些关键的地方进行了验证。下划线部分是我加的疑问和注。

  教育部推荐 2014 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公示内容

  项目名称: 网络计算的模式及基础理论研究(申报内容不只是透明计算,还有别的东西,是理论而不是实践,似乎和chrome OS的比较就是不太合适的了?)

  项目简介:

  计 算机体系结构及其计算模式是计算机技术与计算机产业发展的理论基础。探索和研究计算系统的新型架构和模式是计算机科学界和产业界的重要命题。60 多年前提出的图灵机以及冯?诺上海11选5走势图500期依曼结构计算机的单机串行计算模式已经不能适应新型网络环境下的计算需要。本项目扩展了冯?诺依曼结构模型,并在此基础上提 出了透明计算模式,被国内外采用,引发和推动了国内外新型网络计算模式的理论和实践(似乎指的是云计算?但是不知道学术界对云计算概念和模型起源是怎么界定的?)。主要成果有三个方面:

  (1) 提出了时空扩展冯?诺依曼结构和透明计算模式。前者将原来计算机的内部总线扩展为外部网络,在空间上解除了指令计算和存储的紧密绑定,在时间上将指令的计 算和存储由“串行”变成“并行”。后者以用户可跨平台自由选择服务为中心,把计算还原成“服务透明、用户定制”的跨设备、跨平台的个性化服务。基于透明计 算还提出了独立于操作系统的新型安全计算构建理论。透明计算得到了国际上英特尔、IBM 等公司的采纳,被英特尔公司总裁称为“代表了下一个计算时代”并作为战略之一实施(这一点的确能够找到实证:Intel Developer Forum 2012,文字版:,所以有的回答说intel的和张提出的不是一回事似乎不太对?)。美国工程院院士 Jack Dongarra(全球高性能计算机 TOP500 评价标准Linpack 作者)在论文中将透明计算列为与云计算、网格计算、效用计算并列的 “大规模服务共享”的方式之一(没有找到出处,搜不到说的论文)。

  (2) 提出了网络计算中协议的逻辑化综合设计和优化方法。在通信有限自动机模型的基础上,通过引入协议产生和死锁避免规则,避免在复杂网络协议设计过程中极难发 现和排除的潜在逻辑错误,提高协议软件设计得可靠性和安全性。通过引入前置和一阶逻辑,提出了协议中逻辑不一致性的检查模型,并提出了利用特定属性来计算 不变量的优化方法。研发了相应的网络协议综合设计平台。相关工作得到了 Edward Yourdon 博士(软件工程方法论创始人)、原 IEEE CS 副主席 Ming T. Liu、以及 Jefferey J.P. Tsai(IEEE/AAAS Fellow)的高度评价,被称为“张氏协议综合法”。

  (3)提出了网络计算系统的性能优化和评价方法。提出了实现透明计算的 Meta OS 概念、体系结构和实现模型,能够将传统的操作系统作为一个资源进行调度,并在任务调度、网络队列管理、服务质量控制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系统设计优化以及相 应的性能分析量化模型和评价方法,同时建立了将操作系统、软件和数据作为个性化主动服务提供的框架和相应方法。相关论著被美国教授 Y. Pan(没搜到这个人是谁?) 评论为“可能是该领域的里程碑”,并被国内外高校用作研究生的参考教材。

  (成果重要性阐释过于依赖国外学者个人的评价)

  20 篇主要论文 SCI 他引 120 余次,总他引 1600 余次(不知道怎么统计他引,我只用google学术简单搜索了一下,结果是附录论文1的总引用次数45次,是最高的,似乎远远不够1600?)。 主要完成人在国外内作特邀报告 120 余次。国家核高基和 863 计划将透明计算作为国家战略项目之一实施。以中移动卓望等公司为首成立了透明计算产业联盟。透明计算还被原广电总局作为中国下一代广播电视网的软件标准。 透明计算技术被英特尔、联想、腾讯等国内外企业采用并进行产业化实施,在台式终端、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上率先实现了透明计算系统,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和 社会效益,推动了计算机产业的发展。透明计算概念及技术曾被 PCMag、eWeek、ScienceDaily、TechEYE 等数百家国际媒体广泛报道,并被评论为“这将是首个由中国推动的计算技术。”(没找到来源,这些媒体权威性如何,不太确定)

  (还是过于空洞的东西,,有没有原型系统实现?效果如何,这些是否才是应该评奖关注的地方)

  主要完成人及学术贡献:

  1. 张尧学:对重要科学发现 1、2、3 有创造性贡献。是代表性论著 1、2、3、4的作者。提出了时空扩展冯诺依曼结构,解除了软件和硬件之间的紧密耦合。提出了透明计算模式,开辟了新的发展方向。提出了协议综合设计理论和方法,提高了协议可靠性。

  2. 周悦芝:对重要科学发现 1、3 有创造性贡献。是代表性论著 1、2 的作者。提出了透明计算实现的 Meta OS 模型,丰富了透明计算理论。设计了操作系统远程加载协议和网络服务访问协议,奠定了计算和存储分离的基础。

  3. 林闯:对重要科学发现 2、3 有创造性贡献。是代表性论著 5、6、7 的作者。提出了网络计算系统性能评价的量化模型和评价方法,促进了透明计算系统的量化研究。

  4. 任丰原:对重要科学发现 3 有创造性贡献。是代表性论著 6、7 的作者。提出了鲁棒拥塞控制算法以及主动队列管理策略,提高了分布式网络环境的稳健性。

  5. 王国军:对重要科学发现 3 有创造性贡献。是代表性论著 8 的作者。提出了局部连通性网络容错模型,从严格概率意义上理论证明了超立方体网络容错模型和网络容错算法的容错性,提高了网络协议设计的容错能力。

  代表性论文专著目录(学术著作最早的有1988年,最晚是2007年,但Transparent Computing是2006年才有的,是否有拼凑之嫌?)

  1. Yaoxue Zhang and Yuezhi Zhou. Transparent Computing: A New Paradigm for Pervasive Computing, LNCS 4159, 2006 年第 1 卷 1-11 页.

  2. Yaoxue Zhang and Yuezhi Zhou. 4VP+: A Novel Meta OS Approach for Streaming Programs in Ubiquitous Computing, in Proc. of the IEEE 21st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Advanced Information Networking and Applications (AINA 2007), 2007 年第 1 卷 394-403 页.

  3. Yaoxue Zhang, K. Takahashi, N. Shiratori, and S. Noguchi. An Interactive Protocol Synthesis Algorithm Using a Global State Transition Graph, IEEE Transactions on Software Engineering, 1988 年 14(3)卷 394-404 页.

  4. Yaoxue Zhang, Hua Chen. A knowledge-based dynamic job-scheduling in low-volume/high-variety manufacturing,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n Engineering (UK), 1999 年 13(3)卷 241-250 页.

  5. 林 闯 . 计算机网络和计算机系统的性能评价 , 清华大学出版社 , ISBN: 7-302-04267-5, 2001 年卷 109-129 页.

  6. Fengyuan Ren, Chuang Lin, Xunhe Yin. Design a congestion controller based on sliding mode variable structure control, Computer Communications, 2005 年 28(9)卷 1050-1061 页.

  7. Fengyuan Ren, Chuang Lin, Bo Wei. A robust active queue management algorithm in large delay networks, Computer Communications, 2005 年 28(5)卷 485-493 页.

  8. Jianer Chen, Guojun Wang, and Songqiao Chen. Locally subcube-connected hypercube networks: theoretical analysis and experimental results, IEEE Transactions on Computers, 2002 年 51(5)卷 530-540 页.

  Y Pan可能是潘毅 Dr. Yi Pan’s Home Page

  获奖的五人里面,周+张 是一个团队的,林+任 是一个团队的(主要作计算机网络的性能评价,偏理论 Welcome to Homepage of Professor Chuang Lin),王是中南大学的(做安全的 Prof. Guojun Wang’s Homepage),后三个人做学术做的也不错,估计是张到了中南当校长之后看到有可提携的价值,就也把算上了。实际上说拼凑起来的获奖团队并不为过。比如 林+任,这几年主要作的是wireless sensor network, LTE network,data center network的性能评价,偏理论,跟所谓的透明计算技术实际差的很远,当然生拉硬扯可以了。

  再以个人眼光看看这几篇工作的分量。

  1. Yaoxue Zhang and Yuezhi Zhou. Transparent Computing: A New Paradigm for Pervasive Computing, LNCS 4159, 2006 年第 1 卷 1-11 页.

  转载:LNCS倒了,中国的文章投向何处?计算机的人都知道LNCS当年和后来发生的故事。。。

  2. Yaoxue Zhang and Yuezhi Zhou. 4VP+: A Novel Meta OS Approach for Streaming Programs in Ubiquitous Computing, in Proc. of the IEEE 21st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Advanced Information Networking and Applications (AINA 2007), 2007 年第 1 卷 394-403 页.

  AINA并不是什么领域牛会。

  3. Yaoxue Zhang, K. Takahashi, N. Shiratori, and S. Noguchi. An Interactive Protocol Synthesis Algorithm Using a Global State Transition Graph, IEEE Transactions on Software Engineering, 1988 年 14(3)卷 394-404 页.

  软件工程领域的Trans???软件工程是怎么回事???

  4. Yaoxue Zhang, Hua Chen. A knowledge-based dynamic job-scheduling in low-volume/high-variety manufacturing,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n Engineering (UK), 1999 年 13(3)卷 241-250 页.

  真心没听过这个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n Engineering,查了一下,貌似已经撤刊了。

  5. 林 闯 . 计算机网络和计算机系统的性能评价 , 清华大学出版社 , ISBN: 7-302-04267-5, 2001 年卷 109-129 页.

  这本书还真不错,哈哈。这里唯一能推荐的就是林老师的这本书。

  6. Fengyuan Ren, Chuang Lin, Xunhe Yin. Design a congestion controller based on sliding mode variable structure control, Computer Communications, 2005 年 28(9)卷 1050-1061 页.

  7. Fengyuan Ren, Chuang Lin, Bo Wei. A robust active queue management algorithm in large delay networks, Computer Communications, 2005 年 28(5)卷 485-493 页.

  6和7都是任老师早年的作品了,ComCom这个杂志只是CCF认定的C类杂志吧。这几年任老师发的比ComCom的好多了。这里主要是路由器队列管理的文章,说实话,没看出跟透明计算有啥关系。

  8. Jianer Chen, Guojun Wang, and Songqiao Chen. Locally subcube-connected hypercube networks: theoretical analysis and experimental results, IEEE Transactions on Computers, 2002 年 51(5)卷 530-540 页.

  真心不知道8跟透明计算怎么扯上边的。。。

  业界称之为“桌面云”,推行了很多年,连很多二线城市和某些村小学都开始渐渐部署了。按照张教授的说法不知道是不是一个类似产品。这个科学奖有点包装过了,或者是工程先于理论,反正科学大奖的获取应当有利于桌面云的推广。

  就是骗人的,这个院士以前在教育部当了十来年官,学术水平可想而知。。

  个人认为一等奖就是个笑话 看完这个新闻感觉跟网吧系统似的……

  一个大忽悠,官痞子考忽悠。张院士获一等奖是对全国广大科研工作者的侮辱

  我对透明计算的一点点质疑

  我来自省属高校西南科技大学,才疏学浅,斗胆对透明计算进行一点点质疑,既不针对清华,也不针对中南大学,也不针对张院士本人,只求弄明白这个问题。

  1. “透明计算”理论的最大突破,是实现了运算和存储的分离。

  我的问题是:怎么实现的?

  2. 张院士举的例子:“想象一下,当你到外地出差,你在外地的计算机终端上插入一个小型的个人身份硬件卡,就可以将这台计算机终端变成你常用的那台,无论数据还是用户习惯完全一致,而当你取下这个身份硬件卡时,你的使用将不会被公用终端保存。这就是透明计算成型后的概念。同时,透明计算概念支持终端跨越所有操作系统,在最后的使用终端可以运行各类应用。”

  我的问题是:数据存在哪里的?按照张院士的解释,公用终端不保存数据,那么数据还是在自己原来的那台电脑上,OK,既然原来的那台电脑此时此刻是开着的,为什么不直接远程访问,在原来的电脑上面计算,而一定要在公用终端上面计算,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如果国人能把在造词上的想象力都用到做一些脚踏实地的事情,想必才是最好的。个人理解其本质还是云计算里面的廋终端和桌面云,啥叫和云计算有一定的相似性,有实力就详细公布内核的实现方式,公布和当前成熟应用的廋终端的差异。说这个没别的意思,被国产操作系统的丑闻搞怕了。

  刚刚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的张尧学院士提出的”透明计算”的价值有多大?

  价值非常大!你想想啊,未来我们政府为公民统一提供计算能力,公民只需要拿台¥250的终端机就可以使用一切windows, linux, mac os, unix, dos, vms等等等等操作系统和软件。而且不用管理,不用杀毒,因为我们政府的360部门,毒霸部门都帮你做了,服务就像现在去办证一样美好,用户体验一级棒。

  你想这么周到的服务怎么也得998一个月吧,错了,我们这个计算服务完全体现互联网思维的精神–免费!只要你使用时听听我们的口号就可以了,要是你还一起喊口号我们还能为你提供高额返利!你想想我们的孩子在这么完善的计算环境下长大肯定会成为最美好的一代,什么孤狗,非死不可,颓特这些荼毒我们孩子的异党完全拿我们的大透明计算网没办法,让他们的下一代羡慕我们的孩子吧!

  最重要的是,一干码农都成公务员了,找妹子的事就不用愁了,单想想就很美好!

  检索了以下CNKI,有如下相关文献

  [2] 徐广斌,张尧学,周悦芝,韦理,陈成才. 基于虚拟机的透明计算系统设计及实现[J]. 清华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网络.预览. 2008(10)

  张尧学,周悦芝. 一种云计算操作系统TransOS:基于透明计算的设计与实现[J]. 电子学报. 2011(05)

  匡文渊,张尧学,周悦芝,徐广斌,韦理,高原. NSAP——支持透明计算的网络存储访问协议[J]. 清华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09(01)

  张尧学. 透明计算:概念、结构和示例[J]. 电子学报. 2004(S1)

  快速过了一遍上述四篇文献,基本上可以认为透明计算技术和微软、Vmware和Citrix深耕多年的桌面虚拟化技术和瘦客户机+虚拟机池的架构,在具体功能上没有太大的差异,其中NSAP协议和PXE协议的功能基本接近,用于网络远程引导。

  ——————————————————————————————————————————-

  来自IEEE Xplorer

  Pengwei Tian; Yaoxue Zhang; Yuezhi Zhou; Ming Zhong; Cunhao Fang, “UCSI Towards a User-Centric Service Integration Approach,” Software Engineering Conference, 2007. APSEC 2007. 14th Asia-Pacific , vol., no., pp.568,568, 4-7 Dec. 2007

  doi: 10.1109/ASPEC.2007.109

  URL: IEEE Xplore Abstract

  Yuan Gao; Yaoxue Zhang; Yuezhi Zhou, “Performance Analysis of Virtual Disk System for Transparent Computing,” Ubiquitous Intelligence & Computing and 9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Autonomic & Trusted Computing (UIC/ATC), 2012 9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 vol., no., pp.470,477, 4-7 Sept. 2012

  doi: 10.1109/UIC-ATC.2012.104

  URL: IEEE Xplore Abstract

  Ji Lu; Yaoxue Zhang; Yuezhi Zhou, “Optimally organizing distributed-component computing in the clouds: From both the user perspective and resource view,” Electronics and Information Engineering (ICEIE), 2010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 vol.2, no., pp.V2-387,V2-391, 1-3 Aug. 2010

  doi: 10.1109/ICEIE.2010.5559803

  URL: IEEE Xplore Abstract

  Yuezhi Zhou; Yaoxue Zhang; Hao Liu; Naixue Xiong, “AVMM: Virtualize network client with a bare-metal and asymmetric partitioning approach,” Computer Communications Workshops (INFOCOM WKSHPS), 2011 IEEE Conference on , vol., no., pp.642,647, 10-15 April 2011

  doi: 10.1109/INFCOMW.2011.5928892

  URL: IEEE Xplore Abstract

  Ji Lu; Yaoxue Zhang; Yuezhi Zhou, “Modeling Optimal Organization of the Internet-Based Computation in the Cloud Computing Environment,” Global Telecommunications Conference (GLOBECOM 2010), 2010 IEEE , vol., no., pp.1,6, 6-10 Dec. 2010

  doi: 10.1109/GLOCOM.2010.5683325

  URL: IEEE Xplore Abstract

  Guangbin Xu; Yaoxue Zhang; Yuezhi Zhou; Wenyuan Kuang, “An Architecture for On-Demand Desktop Computing in a Network Environment,” Convergence Information Technology, 2007.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 vol., no., pp.556,561, 21-23 Nov. 2007

  doi: 10.1109/ICCIT.2007.137

  URL: IEEE Xplore Abstract

  Guanfei Guo; Yaoxue Zhang; Yuezhi Zhou; Yang, L.T.; Li Wei; Pengwei Tian, “Performance Modeling and Analysis of the Booting Process in a Transparent Computing Environment,” Future Generation Communication and Networking, 2008. FGCN ’08. Secon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 vol.1, no., pp.83,88, 13-15 Dec. 2008

  doi: 10.1109/FGCN.2008.56

  URL: IEEE Xplore Abstract

  Yaoxue Zhang; Yuezhi Zhou, “4VP: A Novel Meta OS Approach for Streaming Programs in Ubiquitous Computing,” Advanced Information Networking and Applications, 2007. AINA ’07. 21st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 vol., no., pp.394,403, 21-23 May 2007

  doi: 10.1109/AINA.2007.6

  URL: IEEE Xplore Abstract

  Yuan Gao; Yaoxue Zhang; Yuezhi Zhou, “Building a Virtual Machine-Based Network Storage System for Transparent Computing,” Computer Science & Service System (CSSS), 2012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 vol., no., pp.2341,2344, 11-13 Aug. 2012

  doi: 10.1109/CSSS.2012.581

  URL: IEEE Xplore Abstract

  Yaoxue Zhang, “The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in Transparent Computing,” Embedded and Ubiquitous Computing, 2008. EUC ’08. IEEE/IFIP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 vol.1, no., pp.3,3, 17-20 Dec. 2008

  doi: 10.1109/EUC.2008.188

  URL: IEEE Xplore Abstract

  Yuan Gao; Yaoxue Zhang; Yuezhi Zhou, “A remote resource management method for Transparent Computing,” Computer Science and Information Processing (CSIP), 2012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 vol., no., pp.1378,1381, 24-26 Aug. 2012

  doi: 10.1109/CSIP.2012.6309119

  URL: IEEE Xplore Abstract

  刘知远

  谢邀。我对这块不是很了解,单从获奖信息出来后大家的质疑简单讲讲我的看法。我总结从水木、微博等看来的质疑大致分为如下几种。

  1. 搞计算机的也能拿自然科学奖?

  这种质疑主要来自很多非计算机领域以及很多程序员。如水木世纪清华上很多版友提出的,现代“自然科学”范畴早已经超出了很多人的认知范围。如果有人还只认为只有数学、物理、化学和生物才算自然科学的话,可以考虑一下计算理论和信息理论等领域的发展情况。此外,中国自然科学奖历史上也曾奖励过地球科学、地质学、控制学等领域的研究成果,因此这一点质疑不够有力。

  2. 这不就是云计算么,云计算不早就提出来了么?

  这种质疑主要来自计算机相关领域人士。我看获奖信息中有提到透明计算“先于云计算,并包含了云计算”。所以如果质疑者能够证明云计算早于透明计算,那么这一点质疑是有效的,否则无效。如果无效,现在以云计算在计算机领域的号召力,反而证明透明计算的前瞻性。

  3. 想法不值钱,实现出来才是王道。

  有道理,但不全对。计算机人工智能领域著名的图灵测试,是图灵提出的一种验证计算机是否具有智能的思想实验;现在通用计算机架构是冯诺依曼提出的,他本人并没有真正造出过一台计算机,但这不妨碍大家尊他为计算机之父。所以,对于开创性的思想和理论,我们要有足够的尊重。现在大家都对云计算耳熟能详,觉得没什么了不起,但放到20年前呢?

  4. 该奖项列的20篇主要论文引用这么低,如何证明其影响力?

  这是评论中有网友提出的,也是今天水木社区上集中探讨的。水木网友xiaofei给出了很多佐证。我也认同这个观点,即引用数只能说明一个方面。从其他方面看,还是有相当的影响力的。包括:(1)美国DARPA将透明计算列为支持的研究方向之一,DARPA-BAA-15-15: Transparent Computing (TC);(2)计算机类国际顶级期刊IEEE TC准备在2015年就透明计算做一个Special Issue;(3)Intel在力推,Microsoft、HP和IDG都在跟进;(4)获奖材料表明已经用于手机定位、微信等,国内广电总局将其作为下一代广播电视网的软件标准。其中第1、2、3都算是国际上的跟进,我认为应该比较有说服力了。

  作为一名计算机从业者,我觉得这个领域有成果能够获得国家的自然科学最高奖,首先应该高兴才对。因为,整个社会都错误地认为计算机仅仅是门工科,甚至只是工具。这在我参与各地招生工作过程中感触尤为明显,说明计算机科学作为一门新兴的科学门类,尚未得到广泛认知和认可,这个项目获得自然科学奖让很多人咋舌,很多因素就来自这种认知偏差。

  从另外一个方面,如果对这个获奖项目有什么质疑,也建议能够建立在实证基础上,寻找事实来质疑。这样才可能真正做到进步,否则只会流于口舌之争,没有任何益处。

  我仔细看了张的东西,觉得无非就是这些大佬们为了验收课题,把各种发表的论文拼凑一下而已。但没想到获得了一等奖。其实这样一个东西作为自然科学基金也到没什么,但我觉得有几点过了。

  1. 研究云计算,或者网格计算、或者虚拟机集群,这都是学术界的概念。其标新立异搞个透明计算,纯属忽悠外行。不过拿项目需要,可以理解。

  2. 估计是拿个什么Xen,KVM之类的开源虚拟机改改,也许改都没改,重新起个名字。这就叫新成果了。这也到无可厚非,我们国家系统软件研究本来就落后,能够在系统层稍微做点像样的修改,已经不错了。而且作为自然科学基金主要以探索和研究为主。只要其能够提供一些有研究价值的东西也行。

  3. 既然做的工作也不多,申报奖励时就低调点,还非把自己和跨国IT企业相提并论,与计算机鼻祖相提并论。这就大跌眼镜了,谁都知道IBM,intel是业界的翘楚,其无论学术研究还是工程实践都高出国内所有研究机构。冯诺伊曼的体系要推翻那时从硬件到软件都要推倒重来的,岂是你一个小小的项目能够改变。这叫牛皮吹大了。

  4. 由此观之,我国的学术已经糟糕到如此地步,居然能够当着那么多研究云计算的研究生和教授们开这种玩笑。证明其中的评委都是挂羊头卖狗肉之流。

  总之,这次教训在于如果是别的领域评个这种奖,可能就算水,传播幅度不会那么大,但计算机领域,可都是搞信息的人啊!怎么能如此忽悠。客观地说,如果评个二等奖,或者不评奖,这个课题没人关注,也就没什么说的。谁让其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呢?

  时代变了,一个信息越来越透明的时代,那些学术圈中的南郭先生就越来越容易暴露自己。很难想象一个大学校长,日理万机,还能够在学术上颇有造诣,那非常人之力。既然当校长,就好好的想想怎么治校,图这些虚名干什么。

  我班主任已经骂翻他们了,国家高性能计算中心的副主任。也拿过三大奖。

  用他的话说,彻彻底底的黑幕,完全就是概念,根本没有任何实际产出。

  另外,同个所的其他拿过三大奖的大牛也纷纷赞同。

  请大家见谅:我写这些只为澄清事实,不想吸引太多关注,毕竟我仍然身处体制内而且力量远不足以与工程院院士对抗,请不要把我写的东西分享到微博上,如果我发现赞同数太多或者分享太多,会果断删帖。

  我是做系统结构这个大方向的(偏结构多一些),虽然说ZYX的这个获奖已经在我们这个圈子里传为笑话,但我本来也不太想公开发言评价怕得罪人。然而看这势头实在不太对,如果了解内情的人不出来说话恐怕就有黑白颠倒之忧,所以不匿名了,实名反对一下 @刘知远 老师的回答,刘老师很明显不是跟我们一个方向的,所以很多地方都说的不对,下面我一个一个谈,如有得罪请见谅。得罪人怕是也没办法了,反正微博上已经有很多圈内前辈公开发言抨击过了,有事儿也是先查他们的水表。

  从学术上来说,这个东西别说是评自然科学一等奖,其份量连入围评选的资格都不具备,其评审材料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做拉大旗作虎皮。

  1. 云计算的提出是否晚于透明计算根本不重要,云计算的孕育从头到尾与透明计算完全没有任何关系,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实。包括我在内,做系统结构的很多老师和学生都提前了几个月听说了ZYX团队已经被内定了自科一等奖,都觉得很奇怪,因为我们这个圈子里面的的确确没有什么成果能够得着这个奖,当看到他们的评审材料(暗示)说云计算是透明计算催生出来的概念时,大家都吓到了。云计算的兴起又不是什么保密的东西,就这些年大家一人一双眼睛盯着它火起来的,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胆子大到了敢偷天换日的地步,TC团队的人如果有逛知乎,请摸着你们良心问问自己,云计算是受你们启发搞出来的东西么?

  2. 所谓Intel、Microsoft等业界大鳄的跟进,是完全颠倒了主次。我老板很精准地指出了这个问题:就拿Intel的IDF讲话来说,ZYX团队在中文报告书里面写是他们首先提出透明计算而获得了Intel的跟进,但在英文报告书里面是相反的笔法,亦即Intel开始推动透明计算,这与他们的想法重合。请注意这里的主次区别。另外,如很多人已经指出的,Intel在透明计算上的愿景与他们在论文里面描述的仍然是两回事。

  这是一出什么闹剧?隔壁王二痴迷武学掌法而不得入门,整日练习掌劈铁锅,某天突然发现江湖中人津津乐道的降龙十八掌以威猛绝伦著称,刚好与自己掌劈铁锅的做法有几分相似,大喜过望拿去给衙门报功了,说萧峰是自己小弟。

  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衙门居然相信了,武学功底上从来不显于人前的王二这回一跃成为武状元。

  3. 很多人质疑ZYX的团队没有产出什么有影响力的学术论文,这是对的,因为他们确实没有。我们这个圈子里面每个科研小组都会关注各大顶会(操作系统领域主要是ODSI & SOSP双子星,以及EuroSys等其他),我们这个小组到目前为止从未注意过或者讨论过有关TC的工作,与别人交流时发现不只是我们,大家都没有发觉过这个东西,好多人都是听说他们的获奖才头一回拜读其大作,那这就有问题了,所有小组都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工作,连在国内都没有打响名声,何谈什么国际学术影响力?

  到目前为止的搜索结果来看,这别说是什么国际级的学术影响力了,绝大多数论文的发表地我是连名字都头一回看到,跟殿堂级的去处相距甚远,ZYX团队最好的发表记录是一篇Infocom上面的Workshops,以及明年在IEEE TC上组织的Special Issue,含金量都十分有限,有些人可能迷信IEEE TC认为这是顶级期刊,但就系统结构这种顶级会议占绝对主导地位的学科来说,顶级期刊的作用只能呵呵。

  作为国内系统结构研究的旗帜,计算所内从没有屈服于天朝特色来把顶级期刊摆在台面上,而是一直坚持顶级会议的发表路线、与国际主流对接,这一点我非常非常地赞同,这也是计算所近几年进步飞快,国际声誉迅速提高的主要原因之一。如果有一天诸位看到计算所内部也开始吹嘘顶级期刊了,请毫不犹豫地来打脸,那时候我一定已经不在计算所了。

  之前总结的很好的用户还是删了答案。不过考虑到计算机体系结构国内的圈子就那么屁点大,要找到答主太容易了。不过新语丝上已经有人快照了,所以希望原答主最近出门要低调一点。

  反正好不容易逮着一个能说上话的问题,再说人不在国内,喷两句不犯法,我就再补充一下吧。

  我个人看法是:如果透明计算真实现了和虚拟化一样的技术,或者是真的跟随云计算做出了成型系统,我都是非常佩服的,哪怕一篇论文不发(这虽然不大可能),毕竟国内搞体系结构太难,不像前面某位搞机器学习的朋友吹嘘自己的博士没毕业就有不错的论文了,体系结构做的人少,像张校长这种一篇文章有个四十多个引用也挺不错了。

  所以还是要强调一下,张校长的成果跟桌面虚拟化跟云计算没有半毛钱关系,请不要误解了虚拟化,云计算行不行。前面的各位答主,真以为“云计算是个框,什么都可以装”啊。metaOS和hyper-V差太远了好吧。

  上图:

  700fa0afd3a59ec0ff8853381153e8e5_r.jpg700fa0afd3a59ec0ff8853381153e8e5_r.jpg

  这是hyper-V的结构,也是现在主流的系统虚拟化结构。虚拟化技术最核心的技术就是在一台物理计算机中,原来只能让一个操作系统运行的指令集可以让许多操作系统同时运行而不会互相冲突并相互隔离。虽然相关的理念在60年代就被IBM实现了,但X86架构的虚拟化技术还是最近十年才出现的。与IBM大型机不同,x86架构在设计时从来没有考虑过虚拟化,所以技术难度是非常大的,只有两种实现方式:新硬件(hvm)和修改操作系统内核(pvm)。云计算也是搭上了虚拟化这个核心技术,才真正实现商业化。

  这是metaOS,请问两者有什么关系?完全没有关系好吧。

  bdc3f4cdf8875507c7c1673b232667ef_rbdc3f4cdf8875507c7c1673b232667ef_r

  原文是这么说的:“Meta OS should have two basic functions. The one is to let users select which OS should be loaded and used, and then boot the needed OS remotely from server repositories. The other is to stream programs demanded by users during or after the OS startup.”

  这玩意只在启动的时候有用,功能是让客户端选个操作系统。更直白的说,就是原来的无盘工作站只能跑windows或者linux,现在可以跑不同的操作系统,而且开机的时候还可以选。然后就是启动中和启动后装上用户想要的应用程序。

  我对张校长拿奖这件事没有任何看法,反正天朝上国发奖不是我这样屁民说得算的。张校长做的工作有多大贡献,我也不知道,我没搞过无盘工作站,不知道这个技术有多重要。但是,请不要扯云计算上面,更不要扯到虚拟化技术上面,完全没有关系。还有,他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学术不端(没有抄袭,一稿多投),在中南大学当校长口碑还不错,拿个一等奖,大家也就图个乐吧。

  ————————————————————————————————

  排名第一的匿名用户说得很在点,作为一个搞学术搞失败的人,我就对曾经参与过的桌面虚拟化这一块,或者说云桌面这块做一些补充。

  首先,云桌面这玩意可以简单的看成瘦客户机连上多种面向桌面的云计算资源以提供用户桌面计算服务的一套解决方案[1]。而虚拟化技术是对云计算资源的一个非常好的分割管理的方式*,所以在云计算这个概念出现之前,桌面虚拟化技术早已出现很多年[2]。最原始的方式是VMWare虚拟机通过远程桌面协议(VNC,RDP)与客户机连接[3]。

  *当然云计算资源封装方式还有别的方法,但对于整体的计算资源,虚拟机是最方便的[6]。

  然后,透明计算的感念其实与桌面虚拟化还有云计算没有任何关系。通过阅读透明计算最初的论文[4],其实现方式更类似无盘工作站,而不是桌面虚拟化,服务器端只提供存储服务,而不参与实际的计算过程。在整个桌面启动过程中,服务器端只提供一个内核级别的存储服务而已。这和当时的桌面虚拟化概念其实是不想关的。我个人认为这两者没有任何关系。最明显的证据就是在张校长论文“透明计算概念、结构和示例”中提出了“透明计算的另一个长处是,它的服务器只用于各种资源的存储,而不从事应用计算。”这与云计算的概念是背道而驰的[5]。

  第三是个人意见。桌面虚拟化或者云桌面完全不能作为云计算的一个重要成果而最多只能作为一种商业模式。计算科学研究的重点从来不是用户体验,而是计算复杂问题的效率。云计算开创了一种商业模式,但其在学术研究中的最大价值,个人拙见是:由于计算资源得到了更好的封装,计算资源的调度和分配可以跨越地域跨越平台。原来的专用服务集群通过云计算可以用来完成更多更复杂的计算。所以桌面虚拟化只是云计算一个小小的利用模式,所以根本没法能在主流学术圈挖坑。更何况我个人认为桌面虚拟化是对计算资源极大的浪费(客户端的计算资源完全用不上)。计算科学需要做的是做桌面所不能,而不是去复制桌面。

  那么问题是,透明计算算不算个重要的研究成果?我不知道,反正个人觉得不算是计算科学的一个重要的研究成果。当然用一个过时的技术去解决一个不重要的问题这种方式也存在的,云计算一开始不也是用60年代的技术去减少服务器闲置嘛。

  [1]Beaty, Kirk, Andrzej Kochut, and Hidayatullah Shaikh. “Desktop to cloud transformation planning.” Parallel & Distributed Processing, 2009. IPDPS 2009. IEEE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IEEE, 2009.

  [2]Karissa Miller and Mahmoud Pegah. 2007. Virtualization: virtually at the desktop. In Proceedings of the 35th annual ACM SIGUCCS fall conference (SIGUCCS ’07). ACM, New York, NY, USA, 255-260. DOI=10.1145/1294046.1294107

  [3]Nieh, J., & Vaill, C. (2005, February). Experiences teaching operating systems using virtual platforms and linux. In ACM SIGCSE Bulletin (Vol. 37, No. 1, pp. 520-524). ACM.

  [4]张尧学;透明计算:概念、结构和示例[J];电子学报;2004年S1期

  [5]Mell, P., & Grance, T. (2009). The NIST definition of cloud computing. National Institute of Standards and Technology, 53(6), 50.

  [6]Armbrust, M., Fox, A., Griffith, R., Joseph, A. D., Katz, R., Konwinski, A., … & Zaharia, M. (2010). A view of cloud computing. Communications of the ACM, 53(4), 50-58.

  中南在读学生,可能有校友认识我,匿了。

  题目是如何评价张尧学以及他的透明计算?行业内很多前辈对这个话题认识的比我深多了,我也就不班门弄斧,主要讲一下张校长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以及对这次获奖的一点看法。至于觉得没有帮助的,请不要吝惜你们点反对和没有帮助的时间。

  一、关于校长在学生心目中的形象

  周六听到这个消息,当时朋友圈被同学分享的新闻刷屏,看起来身边同学都觉得自己校长得奖是一件很光荣的事。确实,作为一名普通的中南学生,自从张校长上任之后,就觉得惊喜连连,引用排名第一答案里一同学的评论:

  是的,我们都爱我们的校长尧学欧巴,他真的处处为我们学生着想,他来了中南后带给了我们很多便利,比如空调,校车,校长邮箱也及时处理各种大大小小的学生建议。并不是网上某些人抨击的大忽悠。上次元旦晚会,我们还见到了他本人,真的十分亲切和幽默,同学的魔术表演也是请的他做的嘉宾。

  作为校长,我觉得他很成功。能和学生打成一片,像是自己身边的一位老师,而不是高高在上,只听的到他的消息,见不到他的人。我曾经有幸和张校长面对面,握手,鞠躬,拍照留念。许久之后,在和其他同学讨论到张校长的时候,这仍是我非常拿得出手的一次经历。像我引用评论的那位同学说的一样,张校长也经常出席各种晚会,发言诙谐幽默,说是“偶像”级别的校长也不为过。

  二、关于我为什么要花时间描述他的形象

  ——-

  先去吃饭洗澡,回来继续

  ——-

  洗完澡回来,评论里有说我要洗白,有说我公关的,还有说我跑题。跑题我承认,我是冲着歪楼来答的,要讨论学术的话,我也没有那个资格和能力。倒是知道一点内幕,但实在是太少了,还是等着知情人来爆料吧。没有接着答的必要了,往好的方面说都让人觉得像是在洗白,如果校长团队真的给我公关费我再继续吧,哈哈。

  论文发的好坏不影响到个人道德。所以张校长的为人完全不该被抨击,他过去的行政履历也一直维持这高效亲和的形象。他们送去评审就更没有错了,参与评选是应有的权利。

  真正使人叹气的是评委会,应该了解VDI的相关知识,应该查查Intel的透明计算和tranos的区别。这次获评有一个很大的亮点加分就是Intel对透明计算的高度评价。获得业界国外同行的好评本来是好事,但整出这个估计要被业内笑话和质疑了。

  以上观点我的想法估计和大家大同小异,但下面的看法可能不一样了:

  虚拟化,云计算方向的工业界不和学术界都不该感到失望。反而应该感谢国家这次一等奖授予张校长。计算机有多少子课题领域能有这个获奖机会呢。根据轮询原则,后面很多年都轮不上计算机获得一等奖了。获得这样的一等奖机会太难得了。

  基于虚拟化技术的透明计算获奖意味着VDI的宣传将普及化,拓宽了潜在用户市场。让用户接受远程桌面办公的概念是需要消耗大量的成本,而这次评奖正好起到非常好的宣传普及作用。因此客观上从科研机构到公司,从事这行领域的都会得到更大收益。虽然从学术角度讲比较沮丧,但从经济效益和人才培养来讲,却有非常大的利益。而且还会吸引更多的研究生走向这个领域,更多的人才从实验室走向公司。

  这次的研究成果意义存在名不副实的特征,但是不属于造假意义。(这个是一定要区分开的)。如果你和别人做同一行当。别人把自己工作夸了一番(注意,不是偷或者骗)多赚了100块钱,但你从此以后干活涨了10块钱,应该高兴才对。

  计算机这个领域,顶级的会议是有数的,被公认牛人的人一般都得在顶级会议上发文章。现在华人圈里的牛人无非是在清华大学、中科院计算所、微软研究院、百度研究院、华为研究院,北大、南京大学、浙江大学也有些牛人,再就是在美国名校任教的华人了。一般牛人都会是IEEE Fellow。

  这个张校长肯定不在这个公认的牛人圈里,南京大学的杰青周志华就表示没见过这个人,再说张校长这个东西也太水了一点了。

  同样土生土长的计算机科学家,计算所所长高文是公认的学者 http://www.jdl.ac.cn/htm-gaowen/

  要是高文获奖肯定就没问题。

  怎么说了,从现在看,得奖确属玩笑。但是还是有几个问题需要说清楚:

  1. 以最大的善意表示透明计算也许不止公开的那些内容,其他未公开的内容涉密(这也能解释为什么论文这么少,质量这么低)

  2. 有人提到了如果透明计算能获奖,那国外的chrome os/android之类也能获奖。我觉得即使只是Ubuntu诞生在国内,获奖都毫无疑问。但是国内没有啊,因此只能打肿脸充胖子拿个透明计算出来呗

  3. 国内发奖通常是轮流坐庄。也就是说透明计算能不能拿奖并不取决于它做出了什么,而是取决于同领域的其他研究结果。我对系统领域的研究不了解,在国际上有拿得出手的研究结果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国新闻集团(News Corp)总裁默多克(Rupert Murdoch)周六凌晨在其推特上发表了一则备受争议的推文引发熱议。推文内容写道:”或许多数穆斯林是和平的,但在他们承认并摧毁不断壮大的圣战分子毒瘤前,他们必须为此负责”。截至周日下午1时,这则推文已经被转发4100余次。

  默多克的言论在社交媒体中掀起激烈讨论,部分穆斯林网民质疑默多克此言是将巴黎的流血事件归咎于整个宗教群体。巴黎本周发生恐怖袭击及两起人质挟持事件。讽刺杂志《沙尔利周刊》遭到极端伊斯兰恐怖份子枪袭,造成12人丧生,两名嫌犯周五挟持了人质与警方对峙,随后遭到击毙。同日午后,另一名伊斯兰枪手在巴黎东部的一家犹太超市中挟持多名人质,最终造成4人死亡。该名枪手被怀疑是周四在巴黎南部杀害一名女警的逃犯。

  默多克不久后又发出另一则推文,似乎是为前一则发言作出辩论。他在推文中写道:”圣战者构成的巨大威胁无处不在,从菲律宾直至非洲,从欧洲到美国”,”政治正确导致否认和伪善”。

  一些穆斯林在他的推问下留言,认为默多克的言论将他们与极端分子混为一谈,是对其信仰的侮辱。一名网友回应道:”‘他们’指的是多数穆斯林?????你不能让几亿人为几个人的行为负责。”

  另一人则表示:”看到这则推文我深感难过。它侮辱我的信仰,而我与极端分子毫无关联,根本无能为力。”

  也有网民指出,依照这个逻辑,所有基督徒都必须为过去基督教恐怖主义分子犯下的罪行负责。一些评论则幽默回应称,”所有澳洲人都应该为默多克的言论负责”。

  —

  默多克可能觉得自己反正活够本了

  默大妈和德国都惨了,查理周刊就是因为对默罕默德不敬才被袭击的,03年到现在被袭击了几次,以前没死人而已,而且德国一家周刊因为转载查理讽刺默罕默德的漫画今天被扔燃烧弹了,没死人,这下默大妈和德国真的惨了

  穆斯林绝对不能以和平和暴力来划分,因为所有的穆斯林都是潜在的恐怖分子,这是由伊斯兰教义所决定。那些现在看起来很和平的穆斯林,只是还没有被极端主义所激活而已,或者只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来实行恐怖活动

  所以穆斯林只有两类:已经处于激活状态的恐怖分子,和处于尚未激活状态的潜在恐怖分子

  正解

  新疆75就是最好的例子

  说得太对了,没看过古兰经的随便百度下,穆斯林眼力只有两种人:穆斯林,应该下地狱的

  异教徒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这一波在巴黎发生的恐怖袭击先是针对冒犯了穆罕默德先知的媒体,然后又针对犹太人,面对这种情况,法国总统奥朗德和总理瓦尔斯今天上午9点特别接见了在法国的犹太人社团负责人,表示将对所有犹太人学校和犹太教堂提供特别保护,如果需要的话,还将由军人进行保护。

  据法新社报道:在击毙凶犯科阿奇兄弟后,在推特上有人喊出“我是科阿奇”的口号,被18000次点击。针对这种令人不安的情况,法国犹太人社团(Crif)负责人指出:这是歌颂屠杀的言论,触及了法国刑法。他呼吁不要利用社交媒体来传播仇恨,不要让人利用卫星电视手段在阿拉伯社团中传播对犹太人的仇恨。不要再让法国的监狱成为圣战分子进行培训的地方。

  法国犹太人社团(Crif)负责人还向政府建议:所有在法国国土上被怀疑属于“圣战”的人都应当成为“预防性措施”的针对者,可能被临时关押,可能被戴上电子手铐。

  反对恐怖主义和非人道残杀行为的自发游行,昨天已经在全法国各地许多城市展开,行动的规模是几十年来的首次,大约有70多万人参加。连远在新喀里多尼亚的首府努美阿也有4千人上街高呼“我们是查理”,反对宗教极端主义,要求世俗化的法兰西共和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香港媒体称,位于将军澳的壹传媒大楼两个出入口外在当地时间周一(1月12日)凌晨,被人投掷装有可疑依然液体的玻璃瓶。

  不过火势已经被熄灭。警方已经到场调查。

  据香港电台的报道称,警方在大门外找到两个破碎玻璃瓶。据悉,有人驾私家车到现场投掷玻璃瓶。

  另据《苹果日报》,同样在周一凌晨,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住家也遭投掷汽油弹,报道说,有人开车到大门口投掷汽油弹,然后离开,但火势很快被熄灭,事件中没有人受伤。

  就在上个月,颇有争议的香港传媒大亨黎智英在辞去《苹果日报》社长之后又辞去所有壹传媒行政职务。

  报道说,黎智英此次辞职,是希望可以“更多时间陪伴家人及进一步追求个人兴趣”。

  “占中”金主?

  在“占中”这次香港主权移交以来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中,黎智英曾被香港亲中媒体指为主要金主、”幕后黑手”,背后资助、鼓动学生。

  香港占中抗议活动期间,黎智英曾多次到金钟占领区帐篷内,以示对公民抗命、争取真普选的支持。

  黎智英在香港抗议活动金钟清场时自愿留守,曾被拘留。

  之后,黎智英宣布辞去《苹果日报》社长职务。

  今年7月,香港媒体报道黎智英过去两年多,分别向多个香港政治团体及个人作“秘密捐款”,多达4000多万港元。

  黎智英旗下的报刊也经常批评北京政府。

  据《苹果日报》报道,在黎智英辞职后担任临时主席的壹传媒行政总裁张嘉声表示,壹传媒亲民主的立场不会变。

  多次遇袭

  不过,在最新纵火案发生前,黎智英已经多次遇袭。

  2014年11月12日,黎智英在金钟示威占领区曾经被3名男子投掷多袋发臭的猪内脏。

  2013年6月18日,黎智英的寓所也曾被人驾车高速撞门,并在门外摆放利刀和斧头。

  2008年8月,一名大陆男子黄南华私藏枪械,声称要到香港暗杀黎智英和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但遭香港警方破获。黄南华后来被判16年徒刑。

  2008年1月26日深夜,黎智英位于九龙何文田的寓所外也被人投掷了3个载有易燃液体的塑料瓶而起火但后来被迅速扑灭,也没有造成任何伤亡。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李源潮李源潮十九大“入常”和当总理都是春梦一场。

  从李源潮的年龄、资历和他们的关系看,令计划认为李源潮是他的最好搭挡;还有,他俩都住在北京海淀区万寿路,是门对门的近邻。有人说,中央后勤部门将他们两家的官邸如此安排,这刺激了令计划政治野心大膨胀,也是李源潮最终走向深渊的肇因。本期“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执行总编辑、陈小平博士为我们介绍李源潮卷入令计划案的详细内容。

  法广:令计划的盖子才揭开,最新出版的《明镜月刊》第60期又爆出现任政治局委员、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图谋当总理的内幕消息,令计划事件如何扯上了李源潮呢?

  陈小平:明镜追踪李源潮已经有不少时间了,李源潮在政坛上的两次“惊变”都是明镜曝光的独家消息。第一次惊变是明镜新闻网在中共十八大前披露李涉嫌卷入令计划朋党活动、无缘在十八大“入常”。当时,李源潮震怒,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失常”,居然明镜能知!他不仅要求筹备十八大人事安排的负责人澄清、并要周永康追查明镜新闻网。这一次,《明镜月刊》再曝令计划与李源潮筹划“令李体制”:令计划任总书记,李源潮任总理。

  法广:在外界看来,李源潮给人的印象是“形象较好”,想不到李源潮与令计划这个小圈子有这么大的一个盘子。他如何会进入令计划的朋党圈呢?

  陈小平:确实,在中共这个染缸,李源潮一度形象较好。90-93年期间,才40来岁的李源潮在局级位置上就被认为仕途到了尽头,为什么?因为他在“六四”高层整肃《中国青年报》时没有落井下石,藉机整人,因此被指“态度软弱”。消息人士告诉《明镜月刊》,李源潮的变化,是从北京调到江苏的中后期开始的。这之后,他将自己改造成了标准的政客。

  法广:为什么从北京调到江苏之后李源潮大变呢?

  陈小平:改变李源潮可以说是令计划。李源潮从北京仕途几乎断绝到华丽转身江苏、在南京市委书记任上和江苏省委书记任上遭遇“滑铁卢事件”能化险为夷,均有令计划的功劳。这两人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就有很不错的私人关系:他们有七年时间都在团中央办公,李源潮更曾是令计划的顶头上司。胡锦涛接班之后,这两人共同成为团派枢纽。

  还有一个不得不说的简单原因,他俩都住在北京海淀区万寿路,是门对门的近邻。有人说,中央后勤部门将他们两家的官邸如此安排,这刺激了令计划政治野心大膨胀,也是李源潮最终走向深渊的肇因。消息人士向《明镜月刊》透露,从李源潮的年龄、资历和他们的关系看,令计划认为李源潮是他的最好搭挡。

  法广:根据你们了解,李源潮都做了些什么导致他走向深渊的事?

  陈小平:李源潮家族早被举报有腐败问题。他儿子李海进是个不安分的惹祸根苗;现在中纪委第十二巡视组在江苏查他的小舅子高全健跑官卖官问题。当然,这些家族腐败不是“大菜”,李源潮最致命的要害问题是与令计划搞朋党。

  北京政界人士对《明镜月刊》披露:李源潮在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长之后,即陷入到令计划“新四人帮”朋党活动中。这方面的例子不少,例如,十八大前,令计划以胡锦涛的名义要中委“海选”十八大常委名单,帮手就是时任中组部长李源潮。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在《明镜月刊》第60期上看到更多的事例。

  法广:看来李源潮问题不少,据你们所知,习近平会如何处理李源潮呢?

  陈小平:2014年7月底,中央第12巡视组进驻江苏。其中副组长董宏是王岐山最信任的大秘,现在江苏官场已经“鸡犬不宁”。北京政治分析人士指出,中纪委江苏反腐的思路很明确,就是通过打小老虎,挖出江苏政坛的幕后三只大老虎: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原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和李源潮。

  目前,李源潮在江苏担任省委书记期间的大秘、68岁的时任江苏省委常委、秘书长赵少麟已经被双规,还有被“双规”的季建业、杨卫泽均是李源潮“江苏帮”的大将。

  如何处置李源潮?可以这样说,李源潮的仕途已经进入倒计时。或许习近平、王岐山出于多方面的政治考虑,还在纠结是否将之“双规”下狱,但可以断定,李源潮十九大“入常”和当总理都是春梦一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桑榆先生按:把自己的亲娘丢在一旁,随意认什么什么为“母亲”,是歌颂家的一大发明,极具中国特色。一首名为《党啊亲爱的妈妈》的歌,经某歌星传唱,红了多少年。而每逢国庆将至,报刊广播电视,各路新闻媒体便要报道:今天是祖国母亲的X岁生日。如此一来,中国人除了生身之母外,还有两个母亲。母亲多了也许是好事,但后两位母亲,竟为老少几代人所共有,岂不乱了辈份?而把共和国建国之日称作“祖国的生日”,又岂不是抹杀了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建国60周年,于是“今年是祖国六十大寿”、“为庆祝祖国60岁生日……”等语又频现于媒体。孰不知,如果我们的祖国只有60岁,我们的父辈或祖父辈就成了外国人。我以为,母亲就是母亲,不可替代,随便称这也是母亲,那也是母亲,是很不恰当也很可笑的,特撰此文。

  有一种比喻令我反感,那就是胡乱将某一个组织、一个群体或无生命之物比作母亲。每当我听到这类言辞、看到这类文字、听到这类歌曲时,我心里就会有一种比被人强灌了一杯肥皂水一样恶心,并且对说此话、写此文、作(唱)此歌者感到蔑视。我不禁要问:一个中国人究竟有几个母亲?

  这个世界上,所有人均为母亲所生,而非降生于某个组织、群体或无生命之物。而母亲养育子女所经历的一切,也非其他什么组织、群体或无生命之物可以代劳,或者说愿意代劳。因此我要说,就使一个生命诞生并将其哺育成人而言,母亲比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群体、组织以及无生命之物都要伟大,都要神圣,哪怕这位母亲是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平民或一个流浪街头的乞丐!谁若无视这一事实,而闭眼将这比作母亲,将那比作母亲,真是枉为人也!

  对一个新生命来说,一生一养,母亲要担当什么样的风险,承受什么样的痛苦,付出什么样的艰辛?除母亲之外,可以说无人能够与之相比。俗话说:“孩子奔生,娘奔死”,做母亲的十月怀胎,已很辛苦,分娩之时,可能从此患上某种疾病,甚至可能因难产或其他意外情况而失去自己的生命,试问,母亲怀胎与分娩所经历的辛苦与危险,谁人可以为其分担?小生命问世之后,母亲要哺乳,要为其擦屎洗尿,要为其饱饿冷暖和健康操心,待孩子稍长,母亲又要教其学说话学走路学吃饭学穿衣……为其学一切自理生活的本事而倾注巨大的精力,试问,有哪一个组织或群体能够替母亲承担养育小生命的责任?孩子到了受教育之时,家境贫穷的母亲可以为其付学费而节衣缩食,茹苦含辛,从牙缝里刮下每一分钱来供其上学。古人云:“儿行千里母担忧”,当儿女长大成人,远离家乡,去寻求发展之时,最牵挂他(她)的人是母亲,从衣食住行到身体健康,从工作上的进步到恋爱结婚,均在母亲的牵挂之中,试问,在这些方面,有哪一个组织或群体能与母亲相比?一个人如果没有母亲,哪一个组织或群体能够给他以母爱,给他以母亲一样的关怀?

  真正的母亲与那些被比喻为母亲的组织和群体相比,被一些人看来是渺小的,曾经有人说,当国家遭受外敌侵略时,母亲只会哭泣,而不能组织和领导人民打败侵略者;当国家处于经济落后时期,母亲只能忍受贫穷,而不能组织和领导人民去搞经济建设。这种说法,如果说其有道理,那么便说明将组织与群体比作母亲,是对组织和群体的小化,因为母亲只能对自己的儿女尽其应尽的责任,而执政党和政府,则要对国家和人民负责。如果说其没道理,则是因为这是对母亲的亵渎,每一个组织或群体的领导人和其成员皆为母亲所生,一个国家里的每一个人民都是母亲所生。抗日战争时期,如果没有千百万母亲送儿上战场,我们的军队从何而来;经济建设时期,如果没有千百万母亲用自己的辛劳所得让她们的子女学知识学技术,我们的建设者从何而来,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一代代母亲养育出她们的儿女,这个国家的人民从何而来,一个没有人民的国家,是否还能称其为国家?

  我于少不更事时,也曾唱过将什么什么比母亲的歌,读过将什么什么比母亲的文,但当我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时,我便发现,这种比喻是拙劣的、虚伪的,甚至是无耻的,至少是极不恰当的。作此比喻者不是被某种灌输迷塞了心智,便是在内心深处怀着某种卑劣的动机。因此,多少年来,我一直拒唱那种将什么什么比母亲的歌,拒写将什么什么比母亲的文。在我心目中,母亲就是母亲,谁也不可替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黄浦江畔,曾经十里洋场,浪花喧哗,隔岸的明珠塔熠熠闪光。只是,有些去年看灯火的人,今年也只能在黄埔江畔寻找他们的魂魄了。

  这其中,有喜欢跳芭蕾渴望游遍世界的浙江大学华裔女孩陈蔚,有刚过完生日的复旦大学大二学生杜宜骏,有今年准备结婚的江西女孩李娜,有从台湾来到上海的同胞周怡安,有被踩到面目全非的12岁男孩毛勇捷……

  2014年12月31日11点03分,4到5级的西北风让前来参加跨年活动的陈蔚打了个寒颤,她和同行表姐黄慧怡无奈的苦笑,陈蔚举起手机拍下了拥挤的照片上传到脸书,写到:“people all the way(到处都是人)”。

  这张照片也清晰的记载了20岁的陈蔚在尘世的最后轨迹:她跟表姐走过南京路上最后的一座建筑,就到了外滩大道和南京路交叉点了。等绿灯亮起,这对表姐妹横穿过四排车大小的马路,便来到3000平方米的陈毅广场,随后慢走20米,就是外滩最佳观景台入口处的台阶。

  陈蔚走到台阶时,稠密的人群已经让人透不过气。彼时,在陈蔚周围,像她一样的年轻面孔也涌向台阶处,其中,杜宜骏穿着白色的汉服如一只白兔,男友紧拉着她;准新娘李娜和未婚夫已经被拥挤的人群冲散……

  事实上,只要登上台阶,便可见对面明珠塔璀璨的灯光。只是陈蔚、杜宜骏、李娜再也不能跨过这个台阶了。

  11点30分左右,观景台上的人往下冲,挤在台阶上的人往上顶。上面的人往下推,站不稳的顷刻倒下,旋即被他人踩在脚下。在踩踏的将近二十分钟时间内,哭喊声冲天,如同人间地狱。待到拥挤的人群撤去,有人软软的倒了下去,被踩踏地上的人再也没能爬起来。

  “等后来把他救出来时,他的棉衣翻过来套在头上,额头上都是乌青,脖子上有两条很深的勒痕。嘴巴和鼻子里都有血流出来,衣服上全是黑黑的脚印……”男孩毛勇捷的母亲哭着描述了儿子的惨状。12岁的他是这次事故中年龄最小的逝者。

  倒下的人群中,陈蔚也在其列,表姐黄慧怡虽然受伤,但意识尚清楚,自己的电话已经被挤掉了,忍着疼痛,黄慧怡拿着表妹的手机给哥哥打了电话。

  冰冷的中国式“善后”

  “陈蔚被踩了,内脏出血。”1日凌晨2点左右,在中国沈阳旅游的陈母首先接到黄慧怡哥哥所打来的电话,五内俱焚的陈母飞到上海。陈母辗转于各大医院寻陈蔚消息不得。十几个小时候之后,医院一工作人员丢来话,“你去殡仪馆找吧!”冰冷的话语像在伤口上撒了一把盐,陈母几乎昏厥过去。

  事发当日,像陈蔚一样,某些被推进了急救室后的伤者便没有音讯,伤者的亲属苦苦哀求医院,希望告之伤者消息而不得。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恐慌让受害者亲属一度陷入绝望,上海第一人民医院的气氛一度紧张。1日凌晨4点左右,事发4小时后,伤者亲属跟医院的警察发生了冲突。当晚,陪同丈夫住院的黄女士目睹了一切,并拍下了视频,视频中充斥了伤者家属愤怒的声音,“警察打人了”等呼喊声不绝。

  据陈蔚的父亲回忆,医生称其女儿陈蔚被送到医院的一个小时后便失去了生命。随后陈蔚等人的遗体便被直接运到了殡仪馆。2日下午4点多钟陈蔚父母才在殡仪馆见到了女儿。并且,医院迟迟未能拿出逝者的死亡鉴定书。

  冷漠的“善后”方式让受害者家属的心情更是雪上加霜,一波波打击让陈贞永痛不欲生。采访中,这位颇有修养的老人一直哽咽着压制情绪。陈贞永抱怨道,“一个经济如此发达的国家,怎么就不给予死者和家人更多尊重,好歹也要让我们见女儿最后一面,再把她送到殡仪馆啊。”

  6日7时左右,陈蔚已经逝世近7天,医院终于开出死亡证明书,陈蔚的灵柩也被运回了马来西亚。当日下午,陈蔚的父亲陈贞兴抱着女儿遗像颤巍巍的走出吉隆坡机场,58岁的他老泪纵横,站在陈贞兴边上妻子已经表情麻木。女儿逝世的打击,异国他乡的遭遇一刀刀的凌迟着这对夫妻的心。

  实际上,如同每一次发生群体事件一样,“严格控制”和高压封锁成了中国官方的“标配”。踩踏事件发生后,官方采取严格的流程,避免受害者家属聚在一起,控制家长前去外滩祭拜死者的时间,避免大陆之外的媒体前去采访,并不停地删除网络上的某些消息。

  目前,上海踩踏离世的36人中,我们只能看到少数几个逝者生前痕迹,他们的信息散落在中国媒体零碎的报道中。而大众所知道的其它多数逝者,只是官方死亡名单上的一串串冰冷的名字。“中国式”的善后,让大多逝者仿若成了从未存在过的符号。

  “昨天的身影在眼前,昨天的欢笑响耳边,无声的岁月飘然去,心中的温情永不减。”悲凄的歌词徐徐唱出。1月4日,在上海某殡仪馆陈蔚的追悼会上,陈蔚的同学把她逝世一周前录制的歌曲《跟着你到天边》的拷贝交给了陈蔚父亲。听着女儿空灵而略带嘶哑的歌声,陈贞兴泣不成声,“每一个在世上走过的人,都应该留下痕迹。我希望大家记得我女儿陈蔚来过这个世界。”陈蔚留下的最后一首歌是中国电影《归来》的主题曲,而上海外滩踩踏事故中,陈蔚和其他的36人永远也不能“归来”。

  “我们都是凶手”

  2015年第一天晚上,昔日喧嚣黄浦外滩一片死寂。长约1公里多的路上人迹寥寥,看上去,巡逻的警察比游客还多。隔岸明珠塔上的灯光已经熄灭,黄浦江畔的风挟带着冬日的冷凌,仔细闻去,空气中似乎还带有未散的血腥。定点的报时声也呜咽如丧钟,让人心头发麻。

  谁能想到不到24小时之前,曾有30多万聚集在此,还发生了踩踏惨剧,包括陈蔚在内的36个生命在互不相让的拥挤中被踩踏致死。

  记者拖着沉重的双腿,一步步的数着外滩踩踏事发地的观景台台阶:上有台阶8个,下有9个,中间的平台宽约6米,这个平台高不过4米。据亲历者回忆,踩踏事件爆发那一刻,短短3秒钟就倒下一片。在陈毅广场南端通往黄浦江最佳观景平台入口处的17级台阶,成了这36条生命的最后归宿。

  在台阶的不远处20米左右,有几米高的陈毅雕塑,这位新中国上海首任市长的雕像俯视着他的民众,也鉴证了踩踏事故在自己眼皮下发生。

  “当天太挤了,我们被挤,也在挤别人。”雕塑下面摆满了寄托哀思的鲜花,一位前来送花吊唁的情侣啜泣不止。交谈中,女孩男友表示,因为拥挤,参加跨年的人群就像是亟待爆发的火山,人群中有人叫骂,有人起哄,看不到路的他们只是跟着人挤,“走到哪算到哪,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踩到了什么。”这对情侣感叹,“我觉得这场事故,在场的人都有责任,也许,我们都是凶手。”

  如今的外滩,人流熙熙攘攘如旧。记者站在台阶上,在某时段内,短短的一分钟内,本来空旷的人流突然增大了几倍,拥挤到几乎不能转身。那一刻,记者似乎也能体味一丝丝当日被困者的绝望心情:需要“挤”才能摆脱掉窒息的恐惧。

  事发后,观景台的台阶上已经配备了两名警察。一旦有人试图停留在台阶周围,警察便会上来劝阻,要求人员立刻走开。警察的阻止声几乎此起彼伏,但是收效甚微,在6米宽的台阶上,游客仍在随意拍张、嬉笑、停留。一段时间下来,记者听到警察的嗓音也显得有些沙哑。但上下的游客依然自顾自的穿流不息。如若大量的人流袭来,警察可能也会“无力阻止”,再次引发现场失控。

  法国作家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指出,因突发事件聚集的群体潜意识中,集体犯罪的罪恶感最容易被消极。勒庞说,“如果缺乏反思和记忆,在群体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最简单的事情,不久就会变得面目全非。”

  中国大城之殇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的口号曾经响彻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这个中国GDP最高的城市,一直把纽约等世界一流城市作为自己标杆。

  但是,纽约时代广场年每年逾百万人参加跨年活动,却从未发生过踩踏事故。跨年时,纽约警方将广场及附近街道分割为不同方块,分片控制人流,并且预留紧急通道,以防人群拥挤。而跨年夜当晚,上海外滩没有施行同类措施。

  “去年就暗藏了危机,”秦凯(化名)告诉记者,前来刚来上海工作他去年曾带着女朋友来到了外滩跨年,由于人群过多秦凯跟女朋友几度被冲散,因为有大量警察在边上维持秩序,倒也是有惊无险。秦凯回忆,他叫女朋友一定要系好鞋带,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秦凯害怕,“一旦摔倒了,就会爬不起来。”

  在资源聚集的上海,寸土寸金的外滩年末上演的免费灯光秀是这个城市对打拼了一年的外地人最大的馈赠。于没有收入的学生来说,免费跨年热闹也是他们最能承受和喜爱的方式。

  今年外滩的跨年夜,很多人误以为仍有跨年灯光秀,为等待演出长时间滞留观景台。上海黄浦分局指挥处指挥中心副指挥长蔡立新坦言“没有活动,所以我们没有像国庆节那样安排警力”。

  多位目击者告诉记者,跨年夜,距离上海外滩最近的南京路地铁并未像往年一样封闭,陈毅广场也没有采取分流措施。上海警方承认,事发晚,外滩只布置700警力,不到去年所投入的8000警力的一成。

  这样的防范措施事后遭到了中国国内媒体批评,他们引用外国公共场所的安保标准加以对比。例如,美国纽约时代广场的跨年活动。纽约市每年为这项活动投入数千警力,除治安警察外,医疗救护、消防队、缉毒和反恐警察及警犬也在现场随时应付紧急情况,而中国却缺乏这样的应急措施。

  综合多方消息显示,持续拥挤的人流还耗费了抢救时间。事发后由于人流过于拥挤,警方疏散不力,救护人员迟迟不能到达现场,伤员也不能及时的送往医院。受伤者至少在冰冷的地上躺了近40分钟,有的甚至长达几个小时,延误了宝贵的救援时间。

  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加快,大量的人口涌入城市资源密集的大城,庞大的城市机器超负荷运转。中国城市的硬件建设一日千里,亮丽外表不逊于世界一流都市,但治理的水平却相差甚远,远不能匹配中国世界第二的经济体量地位,外滩踩踏事件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式悲剧。

  美国社会哲学家路易斯·芒福德说曾在他建筑类著作中写道:“城市是一种特殊的构造,这种构造致密而紧凑,专门用来流传人类文明的成果。”如果城市文明的成果不能让他的人民共享,这种致密和紧凑的构造不过是一座的华丽躯壳,不仅文明得不到颂扬,罪恶也会随之滋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中共党媒日前主动发表《近期人事调整传递三大新信号》,除了解析宣传系统系列调整以及中枢部门陈世炬、穆虹的晋升消息之外,第三个信号指:少数民族干部获重用。主要针对的事件是日前新疆政府主席的调整,现年53岁的努尔?白克力外调国家发改委正部级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新疆人大主任雪克来提?扎克尔继任政府主席。

  党媒指称,努尔?白克力是近年来少数民族干部首度进入到政府宏观经济部门担任负责人。还释放出国家能源政策将更紧密地与中央“丝绸之路经济带”重大战略相结合的信号。雪克来提具有地方经验和宏观视野,这一人事调整显示出,少数民族干部与汉族干部一视同仁的用人政策正在强化。

  虽然能源局及发改委在中国的经济调控中确有重要作用。但是,相较于自治区政府主席而言,含金量无疑打了折扣。新疆面积占全国六分之一,人口超两千万,经济规模近万亿。作为一区行政首长,兵强马壮,财大气粗。而在发改委能源局大院里,虽然职责管理全国能源,但所辖也就数百号人马,且天子脚下,处处必须小心翼翼。又岂能与位列封疆、主政一方的自治区主席相比?所以,中央各部委负责人都视外放大员为肥缺,而地方党政主脑莫不视进京到部委任职为苦差。作为少数民族自治区,新疆政府主席必须由维族人担任。可以说,新疆政府主席是维族人能担任的最有实权的一个岗位。舍此而就任能源局,只能说是“屈就”。

  努尔?白克力39岁就官拜副部,46岁出任自治区主席,晋升正部,是中国政坛最早的“60后”正部级官员之一,也是第一位少数民族“60后”正部级干部。至今担任含金量最足的新疆政府主席已达7年,却调任国家能源局局长,虽然个人保留正部级,但能源局本身的机构规格则只是副部。相比之下,比努尔?白克力还晚一年晋升正部的原新疆人大主任艾力更?依明巴海,在正部级岗位上待了5年,就在2013年3月升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为国家领导人。两相比较,优劣立判。

  比努尔?白克力大8岁的雪克来提?扎克尔是年底人事调整的最大黑马。之前几乎不外外界所知,担任过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副政委、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都是很难引起外界注意的岗位。此次在担任人大主任一年之后,突然回炉一线,出任政府主席要职,可见背后推力之大。雪克来提出身红色家庭,其父阿不都拉?扎克洛夫与习仲勋交集颇多。这被认为是其突然胜出的重要砝码。国家发改委已经有三位正部级副主任到龄,解振华、朱之鑫、吴新雄同为1949年生人,但之所以让吴新雄率先退位,就是让努尔?白克力早点上位,进一步的目的就是给雪克来提腾位置。因为新疆两会召开在即,需要提前预作人事准备,以便在两会期间正式进行选举。解振华、朱之鑫没有这方面的“任务”,故不急于退休。

  中共的宣传手段,向来给人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感,亦有人称之为“辟谣即是证实”。努尔?白克力是昔日“新疆王”王乐泉一手提拔的,这难免影响了努尔?白克力的受信任程度。而习近平上任以来,对于在闽浙沪的旧部以及老友故交,一一提拔。对于努尔?白克力外调、雪克来提胜出,实际上是习近平掌控新疆的又一部署,也是用人风格的又一体现。这便是党媒所解读的“新信号”之外的“信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對中國公民社會尤其對自由知識分子來說,2014年是晦暗的一年。舊雨新知屢屢「失聯」,話語空間不斷收縮,打擊一個接著一個。而這都因為一個敏感詞:「顏色革命」。

  維穩壓力居高不下

  「顏色革命」成為敏感詞,始自2011年中國版「茉莉花革命」。那場所謂革命原本無非網上戲言,沒有任何證據證明確有其事。即便如此,仍幾乎陷全國於緊急狀態,大批維權人士遭非法拘捕甚至遭肉刑。從那時起,當局一直把所謂「顏色革命」當最大假想敵,習近平反覆警告:中國是一個大國,犯不起顛覆性的錯誤。他所稱「顛覆性錯誤」,或許就包括所謂「顏色革命」在內。

  因為「顏色革命」恐懼症,維穩壓力居高不下。即便周永康倒台,其政治遺產即維穩路線仍不動如山:

  其一,對維權人士的鎮壓不僅沒有收斂,反而愈演愈烈。2013年集中打擊新公民運動,並延伸到其他維權領域。跨入2014年,打擊持續升級,以致60多歲的著名哲學家徐友漁、70多歲的著名媒體人高瑜、80多歲的著名作家鐵流皆不能倖免,顛覆了過去「刑不上老者」的潛規則。

  其二,維穩對象從傳統的維權領域,延伸到民間公益組織,以至僅定位民間智庫的北京傳知行研究所、僅致力鄉村文化建設的立人圖書館,均遭關閉。傳知行創始人郭玉閃、黃凱平更身陷囹圄。維穩範圍幾無邊界可言,而令人人自危。

  其三,意識形態領域急劇倒退,形成兩大「重災區」。一是網絡輿論尤其社交媒體,轉折點是2013年1月「南周新年獻詞事件」。當局對南周事件反向總結教訓,認為輿論失控,可能淪為所謂「顏色革命」的溫牀。旨在收復「失地」或搶佔輿論「上甘嶺」的「新反右」接踵而至:整肅公知「大V」,嚴控社交媒體,甚至線下抓人、上央視「認罪示眾」一條龍。輿論管制節節升級,已不再滿足於文宣部門的行政控制,而是維穩部門跟文宣部門無縫連接,直接動用專政手段封禁不同意見者。

  另一「重災區」是高校及所謂「理論界」。今年11月,《遼寧日報》精心策劃了《老師,請不要這樣講中國》的專題,派多路記者臥底課堂,搜集大學老師所謂「不當言論」予以揭發批判。公安大學副教授王守田即因所謂「不當言論」,遭北京警方拘捕。高校恐怖氣氛直追「六四」之後的高校「雙清」(清理、清查教師隊伍)。

  所謂「理論界」更是雲譎波詭,部分官媒竭力推波助瀾。王偉光即以中國社科院院長名義,在《紅旗文稿》上呼籲階級鬥爭不能滅。最高調的是所謂「紅色文化研究會」,十八屆四中全會剛過,便召開「掌握意識形態鬥爭主動權理論研討會」,強調意識形態鬥爭重要性前所未有,而其所謂「意識形態鬥爭」,基本就是張春橋的「全面專政」理論即在思想領域實行無產階級專政的文革理論的翻版。

  如果說周永康時代的維穩針對維權;2014年之後的維穩則主要針對所謂「顏色革命」。如果說周永康時代針對維權的維穩,側重「掐尖」即誰冒頭打擊誰;針對所謂「顏色革命」的維穩,則指向中間社會尤其自由知識分子;周永康時代的維穩大多是各部門各自為陣,2014年之後的維穩則是統一部署,多兵種協同作戰。本來在周永康倒台後,維穩一度遭遇合法性危機。但「顏色革命」恐懼症為維穩提供了新的合法性基礎。維穩從1.0版升級到2.0版,強悍一如既往,尤其警權獨大一如既往。

  「顏色革命」恐懼症於理無據

  中國真的存在顏色革命的即刻威脅麼?答案是否定的。

  所謂「顏色革命」,又稱花朵革命,是指以政治社會總危機為契機,以中心城市為平台,以突發和快速集結為特徵,以和平非暴力的街頭抗爭為手段,以政權更迭為目標的新型政治革命。2000年代末以來風起雲湧,的確令北非、中亞諸國山河變色。但迄今為止,並沒有在大國成功的先例。

  對中國這樣的超大型國家,「顏色革命」最難複製。「顏色革命」成功的國家無一例外屬於弱國家,中國則是典型的強國家,國家對社會的控制力舉世無匹。更重要的分別是,作為超大型國家,中國有極廣大的政治幅員,為轉移、緩衝社會矛盾與衝突提供了遼闊的縱深。中小國家不具此類優勢,社會衝突一旦爆發,即無轉圜餘地,很可能瞬間摧枯拉朽。

  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突尼斯小販自焚引爆的街頭抗議,可以迅速摧毀阿里政權。中國群體事件每年十餘萬起,比突尼斯小販自焚嚴重得多的群體事件更不知凡幾,卻沒有一起蔓延為全國性的抗議風暴。廣東烏坎事件夠激烈,動輒數千人上街遊行,但烏坎周邊村莊安之若素,對烏坎人的抗爭始終不聞不問。即便聲勢浩大的香港佔中,也沒能引發多地聯動,佔中震撼世界,卻沒能撼動中國。

  再就歷史而言。九零年代中期之後,先有數千萬國企工人下崗;繼有不斷惡化的三農問題;再有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導致的千萬農民工失業。用官方話語概括,中國早到了所謂「社會矛盾高發期」。政治危機、經濟危機層層疊加。因而不斷有「危機革命」、「中國崩潰」的預言。

  但預言者顯然過於樂觀或過於悲觀了,他們忽略了問題的另一個層面,即作為超大型國家的中國,不僅有轉移危機的巨大空間,統治機器更是超大型的,有非同尋常的抗打壓能力和資源攫取能力;經濟的持續高增長,則為其凖備了雄厚的物質基礎。

  不能不承認,這是一種獨特的超穩定結構,任何孤立事件造成的衝擊,但凡以舉國之力應對,都不難平息。唯有多地聯動導致的體制內外突發共振,才有可能撼動。但九零年代中期之後,多地聯動從無先例,星星之火不曾燎原。縱然北非之變在中國並非沒有回應,民間「顏色革命」的呼聲一度高漲,但畢竟沒有現實的物質力量依托,終歸寥落,就連中國的「顏色革命」論者自己,都不得不承認「革命無力」而深陷絕望。

  大致可以斷言,只要沒有高層權鬥失控或經濟總危機或大規模對外戰爭做導火索,多地聯動的社會衝突將很難爆發,中國不存在「顏色革命」的即刻威脅。

  政權存亡焦慮症導致惡性循環

  那麼,「顏色革命」恐懼症所為何來?

  主要來自作為革命黨對政權存亡的本能焦慮。「革命的根本問題是政權問題」,是列寧主義革命觀的靈魂。政權中心論因而根深蒂固:政權就是一切,得到政權則得到一切,失去政權則失去一切。為了保衛政權,可以不惜一切。始有林彪的名言:政權就是鎮壓之權。建政六十多年來,當局政權存亡的本能焦慮始終不能解決。在毛澤東時代,這種焦慮叫「階級鬥爭為綱」,六四之後,這種焦慮叫「反和平演變」。當下所謂「顏色革命」恐懼症,無非這種焦慮的延續,而與「階級鬥爭為綱」、與「反和平演變」一脈相承。

  敵我思維是政權存亡焦慮症的題中之義。毛澤東時代,黨外有「黑五類」,黨內有「走資派」,整個社會長期處於內戰狀態。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相對和諧,沒那麼多敵人,但到了維穩時代,又批量製造敵人。今天已被事實上當作所謂「國家公敵」的許志永、滕彪、陳光誠,有一條相同的人生軌跡:在他們的維權事業起步之初,即在2005年之前,不僅不是「國家公敵」,反而都跟官方有合作,都有官媒正面報道,都得到官方性質的獎項,許志永還曾是海澱區人大代表。但維穩時代一旦啟動,他們即與當局漸行漸遠。2007年陳光誠被囚,2009年許志永被囚,2011年滕彪被囚。他們三人,是維權領域的標誌性人物,他們跟當局的關係變遷,折射了維權跟當局的關係變遷,折射了維穩對維權的強烈敵意。

  維穩已經是經典的「敵人加工廠」,2011年之前,主要以維權為假想敵。2011年後更針對中間社會,把意見領袖乃至專業人士和公益組織都當假想敵。政權存亡焦慮症越強,對「顏色革命」的恐懼症就越強,維穩就越升級,國家與社會關係就越緊張。實際上是一場隱形「內戰」,撕裂社會之嚴重,為六四之後僅見。

  事實上,同所謂「顏色革命」的隱性「內戰」無非望風捕影。權貴集團包括維穩利益集團如黑洞一般掏空國家,才是國家安全的最大隱患。周永康案、徐才厚案都有力地印證了這一點。終結了毛澤東所謂「階級鬥爭為綱」,才有八零年代的改革開放;叫停所謂「反和平演變」,才有九零年代市場化進程的啟動。同樣,今天中國不終結對所謂「顏色革命」的隱性「戰爭」,維穩體制就還會持續,國家與社會關係的緊張就不可能改變,所謂人權、法治,所謂現代治理,一切徒托空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1月6日彭博新闻社有一则报道引起关注,报道称国务院去年底已批准总投资额逾10万亿的七大工程包基础设施项目,其中今年投资超过7万亿。7万亿这一数额占到2013年固定资产投资总额15.66%。

  不愿意与4万亿简单类比,1月8日,发改委投资司副司长罗国三表示,7大工程包已发布过消息,目前进展顺利。投资组合拳是连贯的,而且除了7大工程包外,还会有其他项目,不能简单理解为依靠投资保稳定。是7万亿还是10万亿,是媒体自己推算的,具体投资额目前很难计算。

  不必讳言稳增长,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1-11月固定资产的同比增速仅为15.8%,增速创下自1999年以来同期的新低,稳投资的任务异常严峻。当经济低迷到一定程度,现实的选择就是积极的财政政策,无论7万亿还是10万亿,都是积极财政政策的表现。

  交通投资方兴未艾。《21世纪经济报道》根据国家发改委两次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梳理,清洁能源项目工程包、矿产资源工程包、交通工程包的项目数量分别为26个、37个、203个。如果彭博报道的七大工程包的数量420个属实,交通工程包的数量占一半。

  目前的固定资产投资量尤其是交通固定资产投资量很高。纵观此前投资,2011年,受“7·23”动车事故影响,中国新增铁路里程仅为2000公里,全年仅完成铁路基本建设投资4690亿元,2012年仍然低迷,2013年,铁路建设回暖,规划新线投运5500公里,固定资产投资6657.5亿元。在12月28日召开的全国交通运输工作会议上,2014年全年铁路公路水路完成投资2.5万亿元成为重要成果,铁路全年完成8000亿元建设任务,2014年同时新建成黑龙江抚远、贵州六盘水等8个机场,中国大陆地区颁证民用航空机场202个。

  从趋势看,2015年的交通运输投资只会多不会少。截止2014年12月23日,发改委四季度批复总投资达1.37万亿元,全部投向交通领域。

  这是大建设时期,交通工程被赋予打通东西南北海上陆上经济脉胳、加快城镇化建设的重要任务。

  投资重点明确,中西部与城际交通,接通毛细血管。据交通运输部公布的《交通运输“十二五”发展规划》,“十二五”末,我国国家高速公路网将基本建成,高速公路总里程达到10.8万公里,届时将覆盖90%以上的20万以上人口城市。到2015年,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12万公里,比2010年增长2.9万公里;规划铁路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为2.8万亿元,其中2.3万亿元为基本建设投资,0.5万亿元为设备等投资。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告诉早报记者,由于各地都在加快建设,到2015年底,十二五后的投资重点将从东部地区转向中西部地区,从内陆转向边疆,从重大干线转向中短途城际铁路。

  未来中国将形成密如蛛网的高速公路网、轨道交通网,将贯穿大多数20万以上的城镇。这是雄心勃勃的庞大规划。

  资金从何而来?扩大赤字是一个方面。据大智慧通讯社从权威渠道获悉,今年赤字率扩大已成定局,将扩大0.2个百分点达2.3%,有研究者预计2015年赤字规模较去年增加2000亿元到3500亿元间。

  这当然是杯水车薪,从社会融资总量等数据看,资金并未有明显增加,央行发行基础货币有救急性质。积极的财政政策无宽松货币政策辅佐,想方设法筹钱成为题中应有之义。

  融资制度的改革被提上议事日程。发改委明确表示鼓励社会资本尤其是民营资本进入,方式上鼓励采取PPP模式。未来有持续赢利前景的项目将采用市场化的方式,鼓励民资进入、

  价格改革尤其是交通运输方面的价格改革快速推进,使项目有持续现金流。1月4日,发改委发文指出,自2014年11月下旬以来,放开24项商品和服务价格,下放1项定价权限,其中包括放开铁路散货快运、铁路包裹运输价格,以及社会资本投资控股新建铁路的货物运价、客运专线旅客票价。

  大量基础设施投资,价格略有上升,增加各种融资方式,会是我们必须面对的新常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新年前夕,中共统战部长令计划下台,其空缺引发官场一系列人事变更。这是中共十九大人事抢位之争前哨战。「之江新军」执掌天津引人关注,中共意识形态领域多方新「掌门人」到位,被调整的军级以上职位至少四十个。

  刚过去的一年,中共政坛震撼新闻此起彼伏。岁尾年末,中央组织部比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更忙。岁末31日的下午依然不平静,北京宣武门西大街新华社突然召开干部大会。会上,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潘立刚受中央高层委託,宣布中央关于新华社主要领导职务调整的决定:中宣部副部长、国新办主任蔡名照调任新华社社长、党组书记;李从军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新华社社长、党组书记职务。新华社是中共重要喉舌,有两万多员工,是全球三大通讯社之一。有人笑称,他这次履新是「衣锦回社,众望所归」。

  蔡名照是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有「高层文胆」之称,具有多年文宣系统经验。他生于1955年,研究生学历,高级记者。1978年到2001年在新华社工作,后任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局长。2009年起先后任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人民日报社总编辑。潘立刚在介绍蔡名照时说,蔡名照政治清醒坚定,把握舆论导向稳妥。他敢于担当,处事严谨干练,媒体管理能力强。这番介绍中,还有两句话在类似这样的场合是很少听到的,因此显得有些异样感:「他不惧境内外对他的人身攻击,敢于同西方敌对势力做坚决斗争。」有北京学者分析认为,蔡名照原本在新华社系统工作,历任新华社江苏、山东分社社长,新华社党组成员、秘书长、常务副总编辑,后调任中共文宣机关,所涉领域内宣外宣网宣,也涉及出版、报章、通讯社,在文宣系统阅历丰厚,「还巢」新华社,有利于发挥其优势。

  中宣部常务副部长黄坤明受中央领导委託,在会上讲了话。黄坤明是日前由中宣部副部长接任常务副部长的。这几天,中共文宣部门人事变局引发广泛热议。12月28日,中宣部常务副部长雒树刚被任命为文化部长,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蒋建国担任中宣部副部长、国新办主任。

  雒树刚是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生于1955年,中央党校理论部党的学说和党的建设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硕士学位,编审,2008年6月,出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兼中央文明委办公室主任,后又兼任中国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会长,他以深谙哲学研究在业内著称,当局认为他出任文化部长相当合适。

  黄坤明生于1956年,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公共管理专业毕业,博士研究生学历,管理学博士,长期在福建、浙江地方任职,2007年起,任中共浙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杭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2013年10月起,任中宣部副部长兼全国宣传干部学院院长。

  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蒋建国生于1956年,湖南大学国际商学院工业外贸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工学硕士,曾任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

  中共文宣系统新马车

  有北京学者分析认为,中共文宣系统是次人事布局是正常人事调整,原文化部长蔡武和新华社社长李从军都到退休年龄,需自然更替;在新的布局中,黄坤明有地方从政经验,长期从事文宣工作,任中宣部副部长一年多,升任常务副部长顺理成章。雒树刚深谙中华文化,精通哲学,是中共文宣系统「大笔桿子」,让他去执掌文化部可谓人尽其才。蔡名照接管新华社,则有利于加快推进传统媒体和新媒体融合,尽快落实总书记习近平对文宣工作的要求。

  步入岁尾,中共文宣系统「新马车」组建完毕。其实这一变局是中共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一次深思熟虑的人事部署,除了黄坤明、蔡名照、雒树刚外,加上2014年4月履新的人民日报社长杨振武,这几位大将业务精通,善协调各方,且行事低调,成了中共意识形态领域多方「掌门人」。

  中共意识形态文宣系统新人事变动,是2014年尾中共官场人事布局的一角,随着高压反腐而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落马,随着新一次省市人大、政协会议临近而新老更替,大陆官场一些要职空缺,不论是军队、地方还是中央部门纷纷吹响新一轮人事调整号角,尤其在岁末一周内,已有近10位省部级高官调整,这在近两年实属罕见。

  十九大人事布局浮出水面

  随着这轮人事调整步入政治局层面,十九大人事布局的概貌也将浮出水面。由于前不久统战部长令计划的政治生涯帷幕陡然落下,统战部长空缺而引发官场一系列人事变更调整。有北京学者认为,这是中共十九大人事抢位大战的前哨战。

  12月30日,当局发布消息称,孙春兰不再兼任天津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调任中央接任统战部部长,原天津市委副书记、市长黄兴国代理天津市委书记职务,王东峰接任天津市长。孙春兰从地方调任中央后,黄兴国接掌直辖市天津。众所周知,在中共一系列部委中,统战部是并无太大实际权力的「虚职」部门。孙春兰是新一届中央领导班子在2013年3月组建完成之后,25位中央政治局委员中首位调整职务的委员。孙春兰由地方调往中央,但人们的聚焦点不在孙春兰,而在接替孙春兰掌握天津实权的黄兴国。浙江籍市长黄兴国在天津蛰伏10年,终于接任天津中共市委书记。

  习近平在浙江任代省长到省委书记,前后6年,与习近平有仕途交集,黄兴国顺理成章地被外界纳入「之江新军」的名单。「之江」即钱塘江,古称浙,全名「浙江」。习近平出版过一部短评集《之江新语》。习近平昔日浙江同僚中的佼佼者,多人正成为他的得力助手,有评论认为,「中国政坛的这批『之江新军』是奉命向各种困难险阻奋勇冲杀的新军」。

  天津被「之江新军」执掌。现年60岁的黄兴国仕途起步于浙江,任职浙江30多年,2002年习近平在浙江任中共省委书记时,黄兴国为浙江省委常委、宁波市委书记。2003年11月,他由宁波市委书记任上赴津工作,任常务副市长、市长,至今11年。众所周知,不论政治地位还是战略意义,直辖市比省重要得多,由中央直管,直辖市有着其他地区不可比拟的资源与政策支持,天津拱卫京畿又是经济重镇。按惯例,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四直辖市的市委书记应由政治局委员兼任。黄兴国被认为入局中共十九大政治局无疑,由此被指十九大高层政治人事布局已悄然揭开序幕。

  在意识形态文宣系统要员调整的同时,地方人事也在变动,年末密集调整,涉及人数之多,实属罕见:12月28日,中共温州市委书记陈一新晋升浙江省委常委,陕西省公安厅党委书记杜航伟任陕西省副省长。稍前宣布的有:山东省原副省长张超超转任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常委,实干型的原武汉市长唐良智转任成都市长;原渖阳市市长陈海波转任黑龙江省委常委、哈尔滨市委书记;原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梁田庚转任河北省委常委……

  原海洋局长将出掌海南

  在中央部委层面,原国家海洋局局长刘赐贵任海南省委副书记,提名为省长候选人,刘赐贵历任厦门市长、国土资源部党组成员、国家海洋局党组书记、局长、国家海洋局局长、党组书记兼中国海警局政委,熟稔海洋业务的刘赐贵「降临」海南,释放一个信号:海南将加快落实海洋强国战略,大力加强「一带一路」建设。蒋定之不再担任中共海南省委副书记职务,出任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提名为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候选人。

  12月30日官方消息称,雪克来提.扎克尔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委员、常委、副书记,努尔.白克力不再担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31日,国家能源局内部通报努尔.白克力接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的消息。

  自10月下旬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两个多月来,包括北京、天津在内,全国近半省份出现副省级官员人事调整,至少20名官员在此轮调整中履任新职。总体看,这次调整更重视职级和职务的完整性,官员异地交流增多,注重官员年龄梯次,大多为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六零后」。自十八届四中全会后的两个多月时间里,解放军高级将领近期也密集调整。自从中央军委前副主席徐才厚因涉贪被查后,解放军中的将领清洗一波紧过一波。当下,年末开始的新一波军中人事调整仍在继续,拱卫京畿的北京军区和掌握战略导弹的二炮部队这类敏感要害军区和军种,是这波调整的重点。北京军区原司令员中将张仕波出任国防大学校长;而此前担任国防大学校长的中将宋普选已出任北京军区司令员,原任济南军区参谋长的马宜明中将已接过总参谋长助理一职,原总参谋长助理高津接替刘成军任军科院院长,武警部队政委许耀元与军科院政委孙思敬对调……近期被调整的军级以上职位至少40多人。

  军方调整人事幅度大

  11月下旬,中共少将、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原副部长罗援曾在微信上透露,中共在处理徐才厚案件的同时,中共军方也在调整军队人事。这波调整几乎涉及所有四总部、七大军区、三大军兵种和武警部队,其中副大军区级和正军级更是有几十人。12月25日,中国国防部公开承认了这份军队高层人事调整名单,声称此次调整为「正常安排」。步入新的一年,在遍及党政军的腐败窝案遭到深挖的大背景下,无论党政系统还是解放军,这一轮来势兇猛的人事大调整波及范围之广泛、层面之深刻是近数十年所罕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